Skip to main content

在小孩出生之前,我曾經以為養小孩就和養寵物差不多,你就是需要養他,你只要養他就好。但隨著小孩出生後,看到他的不斷成長,慢慢地,你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這個小孩子的未來在做打算,例如現在的壞習慣,如果不改,以後會怎樣怎樣;現在吃這個垃圾食物,以後會對正常食物降低興趣…等等。

我大概從小孩出生後幾個月,有天突然想到,如果他今天生了個大病,需要用我的命去換,我會願意嗎?在當時我的答案並不是很肯定,只覺得就道德上我好像應該去犧牲自己,讓小孩的生命得以延續,但如果我走了,那麼強者我太太不就要一個人面對這一切,接下來,強者我太太的人生,恐怕不能安然度過,所以當時我自己心裡並沒有明確的答案。

最近,小孩滿三歲了。過去一年,他有 1/4 時間都在家裡度過,因為疫情的關係,學校不能去,因此我們就在家面面相覷,在那段時間我覺得時間過得好長,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體感時間有一年之久。不過看著小孩從兩歲到三歲這段期間的快速變化,我也從一個小孩的照顧者,變成一個小孩的陪伴者,因為小孩具備愈來愈多的自理能力了,我們從以前的只能單方面講故事,進化到我可以聽小孩講他在學校發生的故事,甚至是聽他亂編故事(這個更有趣!)

回想這段時間的地方爸爸生活,我從覺得自己是 100% 的犧牲,到現在覺得是 50% 的犧牲,加上 50% 的心甘情願。很自然地,我也發自內心地為小孩放棄自己原本堅持的愈來愈多事情,例如,騎腳踏車。

在有小孩之前,我原本是一個極度熱愛騎公路車的人,當時甚至已經開始要去計畫要去環冰島,結果小孩出生了,我這騎車的個人興趣就排在最後一個順位,當所有事情都做完之後,我才有辦法去騎車,但,事情好像永遠做不完?因此,我就跟騎車漸行漸遠了。

但我內心還是很想騎車,這個念頭從來都沒有停過。騎車就像爬山、跑步那樣,稍有怠惰,體力就會往下掉得很快,一段時間沒有從事,下一次要達到相同的標準或強度,就會愈來愈困難。因此,我就在只能偶爾騎騎的這個情況下,體力一直不斷地重複被打回原形、砍掉重來。只是,我還是想騎車。有天,突然想嘗試,試試看用跑步來維持體力好了,正好也可以順便減肥,阻止即將失控的體重。於是,在 2022 年的二月中,我開始每天趁著妻兒還沒起床之前,自己先去家裡附近的社區和公園跑步,而且風雨無阻。如果有安排出遊,也是照跑不誤(只是如果去露營的話,跑山很累…)

在跑步的過程我覺得很好,這幾乎是每天唯一可以跟自己安靜對話的最佳時刻,跑著跑著,我的腦中常會想起很多事情。最近,我又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如果今天需要用我的生命來交換並延續小孩的生命,我會願意嗎?答案是肯定的。

徐仲威

人都會死,別留遺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