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先來說說本次使用的底片:Amber T800,這是已經除碳過的電影燈光片,感光度是 ISO 800。必須說我一開始看到沖掃成果時非常傻眼,想說怎麼粒子這麼粗,然後對比這麼低,簡直要用糟糕來形容,是一卷我應該不會再使用的底片。但仔細對照我當時記錄的拍攝參數,我想,Amber T800 的最佳適用場合,應該只有在黃昏傍晚之時,那種要亮不亮、要暗不暗的時刻,真的光線充足時,Amber T800 會給你一個對比度很低的畫面,但光線不足的時候,粒子又粗到不忍直視,很難說這是一卷不好的底片,只能用不太好駕馭來形容。曾經幻想用 Amber T800 裝長焦拍鳥,但它的成色實在是太不適合野生動物了,看起來毫無生機。不過,我覺得 Amber T800 在捷運車廂內拍起來很好看,可以完整呈現出那種都市冷漠的感覺,算是唯一的優點吧!

這卷底片的內容,我覺得還滿日常的,所以就沒有刪很多照片,大部分都上傳上來了。

底片:Amber T800
沖掃:新莊麗來攝影
日期:2022/9/19
相機:Olympus OM-4 Ti
鏡頭:
Olympus 35mm f2.8
Olympus 50mm f1.8
Olympus 90mm f2 Macro
Olympus 135mm f2.8


↑ #1
這張是去中和烘爐地拍的,因為這天我們帶土地公回娘家,這卷底片,因為我有換相機重裝,因此前面幾張有些微曝光的情形,我想這應該不是土地公顯靈啦。Olympus 90mm f2 Macro(1/2000,f8)

 


↑ #2
補一張橫的,當時的陽光極強,是你會想撐陽傘的那種,來看看 Amber T800 在強烈陽光環境下的表現。Olympus 90mm f2 Macro(1/2000,f8)

 


↑ #3
家裡附近的黑冠麻鷺,當時牠正在找蚯蚓吃,多虧有 ISO 800 的底片,才能搭配中長焦鏡頭使用安全快門。Olympus 135mm f2.8(1/125,f2.8)

 


↑ #4
當時兒子看在我拍照,他說他也想試試,我就把相機交給他了,嗯!三歲小孩果然沒在管對焦的。Olympus 135mm f2.8(1/125,f2.8)

 


↑ #5
我覺得黑冠麻鷺應該算是最好拍的鳥,體型大,動作慢,平地市區可見,而且還不怕人,真是模特神鳥。Olympus 135mm f2.8(1/125,f2.8)

 


↑ #6
這天我拿鏡頭去內湖高昇修理,路上巧遇難得一見的老 Defender,我不知年份,但它跟我家的遙控車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我認得出來 。Olympus 135mm f2.8(1/1000,f2.8)

 


↑ #7
對於相機,我平常的使用習慣是只裝遮光罩,不蓋鏡頭蓋,就放在我的郵差包裡,嚴格來說,我有三種尺寸的郵差包/側背包,分別是大、中、小,看需求決定要帶哪一個出門,用郵差包的好處是可以很快地取出相機來拍照,也可以很快速地放回,但缺點就是偶爾會不小心按到快門,Olympus SLR 的設計與 Nikon、Canon 不同,它沒有所謂的快門鎖,所以常常放在包包中,不知不覺就按到快門了,通常一卷底片一定會有個至少一張。不過上方這張,它有一點影像,我也不確定這張照片到底是怎麼來的,到底是放包包誤觸,還是我自己按錯快門呢?

 


↑ #8
這一天,我確診新冠肺炎的症狀好一些了,我搬了張桌子,在家裡陽台工作,覺得被隔離了好一陣子,能夠曬到太陽可真是舒服。Olympus 50mm f1.8(1/2000,f1.8)

 


↑ #9
又掃到一張應該是誤觸快門的照片。我覺得底片的粒子感真的是一件很獨特的事情,它很難用軟體模擬,說不上來,真正底片的粒子就是粒子,而數位模擬的就是雜訊,兩者始終不同。

 


↑ #10
某天送兒子上學後,在路上看到的一台特斯拉。Olympus 90mm f2 Macro(光圈先決,f2)

 


↑ #11
這張寫意的照片,應該是兒子拿去拍的。Olympus 90mm f2 Macro(光圈先決,f2)

 


↑ #12
我確定這張照片是我兒子拿去拍的,他在拍正在洗碗的阿嬤,也就是我媽。你可能有發現,為什麼我媽洗碗會戴口罩,因為她說清潔劑聞多了會傷身體,這點我相信。Olympus 90mm f2 Macro(光圈先決,f2)

 


↑ #13
我知道長大成年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家裡神祖牌上的「芳流德祖」應該唸做「祖德流芳」,一錯就錯了 20 幾年,都沒人糾正。不過,到了現在,我還是覺得不管怎麼念,其實都滿順的,而且都是有意義的,真是神奇的成語。Olympus 90mm f2 Macro(光圈先決,f2)

 


↑ #14
某天早上,我覺得很厭世,因為總是在催促兒子上學,讓我整個人充滿負能量,於是我把當下看到的那一刻,用一張照片記錄下來,照片掃出來後,我覺得躺在地上耍賴的兒子,可能也是有他的苦衷吧!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個沒耐心的爸爸,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在耐心用完之後,還能瞬間製造更多耐心出來,可能穿插做一些會讓自己開心的事,也許會有用。Olympus 90mm f2 Macro(1/60,f2)

 


↑ #15
這天下午,我無心上班,向自己請了假之後,一個人跑去誠品書店裡放空,說是放空,但實際上是想找書來看,那天我買了一些書,好開心,不過當然不是這張照片上的這幾本。說到 Amber T800,底片品質我個人覺得不是很好,常常看到一些毛屑,還有上面這張照片左側的這種污漬(也許是除碳不完全),大部分的毛屑我都用 Lightroom 修掉了,但這種大面積的污漬,還真的很難修,就讓它留著吧,反正跟書名很搭。Olympus 90mm f2 Macro(1/125,f2)

 


↑ #16
其實我很喜歡接兒子下課,下課之後,我們總能做一些有趣的事。這一天,我邀請兒子一起「Photo Walk」,我們從幼兒園出發,走去搭捷運,去媽媽的公司找媽媽吃晚餐,圖為我們兩個正在 7-11 補充一些能量。Olympus 35mm f2.8(1/1000,f2.8)

 


↑ #17
說要 Photo Walk,兒子還真配合,他正在拍攝馬路上一台他覺得不錯看的汽車。Olympus 35mm f2.8(1/500,f2.8)

 


↑ #18
這天因為附近有清潔隊消毒,所以騎樓地上一堆從水溝狂奔而出的死蟑螂,兒子正在拍一隻還在垂死掙扎的。我當下很想阻止他這麼做,但我回過神來,自問,我怎麼可以限制小孩子呢?於是就把這有趣的一幕給拍了下來。Olympus 35mm f2.8(1/500,f2.8)

 


↑ #19
吃完東西忘記戴口罩的兒子,又發現了牆角有另外一隻垂死的蟑螂,真是「能張目取景,明察蟑螂。」Olympus 35mm f2.8(1/500,f2.8)

 


↑ #20
兒子突然蹲下觀察蟑螂,我在這個時刻,開始愛上我手上這顆 35mm f2.8 鏡頭,對於它的超速寫能力,完全感受到它的美好,真是後悔當初把 35mm f2 給賣掉,現在很想再把它買回來。Olympus 35mm f2.8(1/500,f2.8)

 


↑ #21
如何讓小孩喜歡做一件事情?身為父母,只要在他面前做那件事就好了。圖為我在捷運上拿起一本書來看,結果被兒子看到,他說他也想看,我就讓給他看,然後我自己發呆這樣,這本書在講街拍的,剛好有點契合今天和兒子共度的 Photo Walk 主題。Olympus 35mm f2.8(1/30,f2.8)

 


↑ #22
這畫面,我試圖找出沒在用手機的旅客。Olympus 35mm f2.8(1/60,f2.8)

 


↑ #23
日常,兒子穿襪準備出門上學,這天算順利的,沒什麼掙扎。Olympus 35mm f2.8(1/30,f2.8)

 


↑ #24
買給兒子的相機:Konica 現場監督 28 HG,但其實我覺得它的觀景窗實在是很難用,視線很容易會被遮蔽到。不過,看在它耐操耐用防塵防水的份上,我覺得要讓三歲小孩拍底片,這台應該還是父母不容易心疼的首選。Olympus 35mm f2.8(1/1000,f2.8)

 


↑ #25
最近發掘的蛋餅店,賣的是失傳已久的古早味現擀蛋餅,點餐時請告訴老闆醬油加一點點就好,不然會太鹹,店名是「705古早味早點」,位於新樹路上。Olympus 35mm f2.8(1/2000,f2.8)

 


↑ #26
這天,心情極差。Olympus 35mm f2.8(1/2000,f8)

 


↑ #27
為了跟兒子一起騎腳踏車,我買了一台小折,這樣子我們就可以下課後,兩個人一起去騎腳踏車,兩台腳踏車同時放進後車廂就長這樣子。Olympus 35mm f2.8(1/500,f8)

 


↑ #28
這天,我媽生日,我們到家裡附近的藝奇吃飯。這時,兒子正學著用茶碗蒸跟阿嬤「乾杯」。Olympus 35mm f2.8(1/60,f2.8)

 


↑ #29
請藝奇店員幫我們全家拍的合照,店員拍完拿回相機給我,要我檢查一下相片有沒有問題,我笑笑的說「這是底片的,沒辦法看(汗)」。Olympus 35mm f2.8(1/60,f2.8)

 


↑ #30
我媽的生日蛋糕,終於拍到一張 Amber T800 的紅色光暈了!但這個粗粒子是怎麼回事。Olympus 35mm f2.8(1/60,f2.8)

 


↑ #31
這天晚上,收到了一生摯友的小孩彌月禮,非常替他們感到開心,所以用一張相片做為紀念。Olympus 35mm f2.8(1/30,f2.8)

徐仲威

人都會死,別留遺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