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arch

在我考完多益的那一個時刻,我聽起了蛋堡的 Hit The Rhyme,我胸口的重量隨著他的鋼琴聲與節拍,頓時消散。

在我寫完履歷的那一個時刻,我依然聽起了蛋堡的 Hit The Rhyme,那種舒暢的感覺,沒變,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徐仲威

FacebookThreadsInstagramYouTubeDcard工作室蝦皮訂閱電子報| zeals75@gmail.com

歡迎留言,我都會回

Close Menu
徐仲威|那些在我身上的底片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