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arch

最近的生活就是用混亂來形容,不過亂源就是我自己,因為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

很開心自己又回復到了那種具有強烈目標的狀態,覺得這樣的自己,才是有知覺地活著,也許事情不會有什麼厲害的結果,但我相信每一步過程,對我的人生都有意義。

幾個月前,我萌生了寫書的念頭,寫一本關於自己,關於底片攝影的書,書的內容不會見到什麼高深的藝術批判,就只是寫我自己,身為一個平凡人的生活而已。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一定還有非常多像我這樣的平凡人,我們拍照不是為了接案,我們分享不是求讚,而是讓自己的人生有一個軌跡,可以讓我們在年邁行動不便的時候,還能遙想當年,我們害怕忘記,我們害怕失去,透過鏡頭與底片,用最傳統、可靠、單純的方式,記錄每一個我們想記錄的時刻。

使用底片相機,我們不用想後製要怎麼做,我們不用擔心照片拍了太多,到時候要花很多時間刪照片,我們不必陷入照片刪除與留下之間的取捨,我們不用煩惱該用哪一種濾鏡才是最佳的選擇,我們不用擔心一張照片有沒有可以修得更好的可能性。

我們拍了照片,只剩下回憶當時照片時刻的這個動作。

寫一本書,應該會是我在步入 40 歲以前人生的最大挑戰,沒有之一。在過去,要把照片分享到社群,太簡單了,即便是要把二、三十張照片寫成一篇部落格文章,對我來說也只是時間問題。現在,當我一想到要將過去所拍的所有照片,重新挑選、去蕪存菁地變成一本書的內容,就覺得相當困難。不但需要考慮到是否言之有物,也必須考慮到閱讀的旅程體驗,是否具有令人可以接受的節奏感,不會太輕鬆,也不會太沈重,最好是能讓人流暢讀完,但也不能讓人讀完卻毫無記憶。

好多、好多,寫一本書有太多需要煩惱的地方。

為了能夠寫一本書,我目前的做法是交叉進行,偶爾挑照片,偶爾思考題材,偶爾處理版面。這過程很困難,但也很有趣。也許在我學會如何寫一本書之後,我跨越了這個巨大的鴻溝,以後就有辦法產出第二本書,甚至第三本書了,就像我做網站一樣,就像我寫文章一樣。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駕輕就熟,但起步前所要克服的最大靜摩擦力就是最困難的。

如果說,寫一本書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地方,我想就是與部落格的衝突性了,在我停止在社群發表內容之後,我寫部落格文章就變得很順暢,因為我可以在部落格順暢地寫出所有我心裡第一手的想法。同樣地,如果我的寫作能量,一直在部落格這邊輸出的話,那麼我就很難將這些能量輸出在書本上。因為一件事情,第一次講,那個文筆總是最純粹生動的。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相同的內容,如果部落格是第一手發表的話,那麼內容會精彩許多。若要把這種精彩性貢獻給書的話,那麼就要犧牲部落格的寫作產出了。我目前部落格的寫作頻率是以「清空底片」為目標,只要有拍了一卷新底片,我就會寫一篇新文章在部落格上,這樣子可以確保我那段時間的記憶,能達到最充分的儲存。

我一直覺得我的部落格是為了所有關心我的人所寫的,上頭有我的一切,如果哪一天,我突然離開這個世界了,那麼我的部落格,就是最能夠充分了解我的管道,上頭有大部分我的記憶,還有我的經歷。我其實不怎麼肯放棄中斷部落格寫作這件事,因為這是我唯一能讓我的頭腦「運動放鬆」的唯一方法。

看來,最困難的挑戰,其實就是自己,而已。

徐仲威

FacebookThreadsInstagramYouTubeDcard工作室蝦皮訂閱電子報| zeals75@gmail.com

這篇文章有 2 則留言

  • 李坤霖表示:

    加油!從蝦皮上看到你的賣場後好奇搜尋了一下,發現很久之前就看過你的文章,等到你出書後一定大力支持!

    • 徐仲威表示:

      每次看到有讀者願意花時間留言就非常感動!謝謝你!

歡迎留言,我都會回

Close Menu
徐仲威|那些在我身上的底片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