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arch
日記

今天很開心,接到彎的電話

作者 2008-06-028 8 月, 2015這篇文章有 5 則留言

今天在上班的時候,接到一通電話,
因為我的手機送修,目前通訊錄都沒有,
光看號碼我也不太容易知道是誰,

我不太知道電話另一端是誰,

彎說:你連我聲音都不記得了哦!?

我聽到他說他是王省三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
脫口而出就說「我很想你」了

不自覺會說出這種話的時候,才是真男人的真感情,
很謝謝彎特地打電話過來關心我,

我最近的確非常不好,

昨天(也可以說是前天),從福隆一到家,
打給阿泰,阿泰說他剛回到新竹,
我只跟阿泰說,下次回來要找我啦...
阿泰說,好!

然後想著想者,想說去找堃皓,都騎到八德路了,
堃皓才叫我不用過去了,心裡雖然很悶很幹,
可是也不能說什麼,

就順便繞到公司看看,剛過去時,
涵宇跟阿凱正要下班,問我有沒有要去參加小豬他們正在喝酒,
我說沒有,接著兩個人轉頭就不見了
我心裡OS,還真的連等都沒等,
也不能說什麼。

隨後跟同事打了招呼,我騙York說我要先走了,
實際上去牽了車子,騎到公司附近的7-ELEVEN,休息
坐在路邊,看車子,但看不出來任何美麗與感動,
折騰了好一段時間,很苦悶的回家,
回家都在騎快車,覺得不騎快車就會渾身不自在,
但可憐的是騎了快車也沒有因此比較自在,
就這樣自以為技術很好的回到了家,

剛回到家,手癢,去看了An的網誌,
看了之後覺得他好快樂,那我自己在悲什麼,
於是就打給An,想把自己的感覺講給他知道,
第一通,電話沒回應,老樣子,很容易讓人生氣的老樣子,
我超討厭難找的人,特別是在這種時候。
第二通,電話沒回應,我想說算了。但還是手癢撥了
第三通,電話沒回應,心寒了。

就自己一個出去散步,休息。
走到眷村附近,一排汽車停在旁邊,
隨便找台車,靠著,坐下來,
我蹲坐在路燈下,汽車與汽車陰影中間,
看起來很像流浪漢,我很怕自己嚇到別人,
之後覺得無趣,沒一陣子後,就走回家。

回到家,剛關鐵門,開了紗門,
God Damn的An打來!手機是震動狀態沒有鈴聲,
我猶豫了好久,直到走到二樓才接起,
An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打給我響這麼久,
基於這點我很有勇氣的把電話接起,
我跟他說我想聊聊,他說電話費很貴,我說我打過去,
接著我打過去,
我講不出話來,心情太沈重了,
什麼話都像打結一樣綁在喉嚨,
就只能,一句一句很片斷地說,
可是也只得到很冷淡的回應,「嗯」之類的,
Fuck,跟我第一個女朋友一樣...
冷淡的經典了,好啦這不是你的錯,
我也沒有勾起甚麼美好的回憶,
只是這不好的感覺曾經經歷過。

剛剛說到An很冷淡,他很「有義氣」地跟我告知了他的「近況」,
但聽了沒什麼感覺,心早就涼到谷底了,
想打給An也不是要說什麼感情話,只是想跟對方這個當事人訴苦,
沒有什麼感覺,只有痛苦的感覺,
An跟我道了歉,
但聽了也沒什麼感覺,因為心早就涼到谷底了,
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情緒還是在,
沒有因此解脫,沒有因此解套,沒有因此解開這個結,
Fuck。

昨天(也可以說是前天)我是怎麼入睡的我也有點忘記了,
今天想起來有點奇蹟,今天又晃到凌晨三點鐘了,
謝謝今天堃皓跟我iChat小聊了一下,還經歷了地震,
今天也接到魚寶貝(叫余函璇也可以)的電話,
大概一年沒仔細通過電話了吧我們...一樣很想你,

我很噁,都那麼熟了,我才敢說這麼噁的話,
等等要睡了,帶著一堆髒話要睡去了,
Fuck。

徐仲威

平均四天拍一卷底片的網頁設計工作者,主修科目:Olympus OM、Olympus Flex、Pentax 6x7、Pentax 645、定焦傻瓜相機|個人網站:zeals75.com|公司網站:refine.tw

這篇文章有 5 則留言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留言支持!謝謝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