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arch

我這輩子工作到「最早」的一次經驗是在 Isobar,到隔天的早上七點才下班。還記得那次是為了準備一場隔天早上十點半要開的會議報告,報告以簡報形式呈現,當時我負責統整各部門提供的資料,而且是我要講,因此我必須先消化它們之後,再製作成一份完整的報告,讓它看起來像一個公司的產出,而不是一份東拼西湊的文件。

那天,由於手上其他案子的工作都滿檔,在環環相扣、互相排擠的情況下,我直到晚上六點半才有時間可以處理這份報告內容,好好讀其他部門的資料。由於當時已經知道當晚必須要加班了,我在告知當時的強者我女友(現在的強者我太太),我就下樓簡單吃了晚餐,並且買了一大罐可口可樂當作提神藥上樓工作了。

工作的過程,我戴上固定放在公司的鐵三角有線耳機,就開始專心工作了,這時候幫助我專注的背景音樂是一個韓國電子音樂團體 House Rulez 的歌,我使用 Spotify 將他們的歌整理成一個可以連續播放 4 小時的歌單,結果想不到這 4 小時的歌單,我重複聽了三遍。因為不知不覺,時間愈來愈晚,到凌晨兩點半,我身邊的同事都走光了,只剩我一個人在辦公室,基於不想太孤單,所以大部分的燈都還開著。工作累了,就跑去陽台抽菸看遠方。

我印象很深刻,我從下班後的車水馬龍,看到午夜時分的計程車穿梭,接著到凌晨的寂靜街道,最後竟然看到天空亮了,由深黑轉成亮藍,清潔隊的人也出來掃街了。

這邊我用 YouTube 播放清單整理了 21 首 House Rulez 的作品介紹給大家,喜歡的話可以多找他們的音樂來聽。

 

Photo by Hannah Troupe on Unsplash
徐仲威

FacebookThreadsInstagramYouTubeDcard工作室蝦皮訂閱電子報| zeals75@gmail.com

歡迎留言,我都會回

Close Menu
徐仲威|那些在我身上的底片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