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日記

酒瓶與酒味

作者 2021-11-03One Comment

連洗個酒瓶聞到酒味,都會想到我爸。

其實對於我爸走多久了,這個時間長度我一直沒有辦法說一個確定的數字,因為我總是不太清楚一年之中到底有幾天,我是沒有想到他的。例如說,昨天我去山上騎車,路上遇到一隻小黑狗,我也會想到我爸,因為他以前有養一隻小黑狗。

大概就是這種狀態,太常想到對方,對方好像沒有離開,只是無法再見面了。

徐仲威

徐仲威

人生從未如此地開心又難過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